( '-' 三 '-' )

【鬼使】诚不我欺(无鬼神双教授au,坑,三月一更)



第一章




黑板上满是工整的古体字,落在行尾的符号让这段飞快的书写戛然而止,修长白皙的手干净利落放下执着的粉笔并合上了书,随着书本合拢的淳厚响声,悦耳的下课铃紧随而起。
王黎满意的看看手腕上的精准黑表,以自己的快步离开宣布下课。满座的学生瞬间唉声倒成一片,纷纷揉着抄到酸痛的手腕为天书般的汉字古文头疼不已,相互依偎的感叹那个蓝颜祸水的威力,今天也像个阴间使者一样让人又爱又恨,真是不辜负盛名。
除了池恩倬,她已经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的追了上去,并和往常一样,在身着黑西装的教授将要推开办公室门时,站定在他旁边。
“使者老师,这里到这里,中间只有两个字学过!”恩倬用指尖来回圈着全文,试图戳动这个英俊学者的同情心。王黎快速的瞥了眼秀气的笔记,装作没看到一样开门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来,在恩倬不依不饶的跟过来等待他的回答时,偏头不愿直视可怜兮兮的小眼神。
‘我有什么办法,临近考试,这几乎都是考题了…’

“丫头,成绩那么好这点汉字难吗,快点回教室等下节课。”
王黎的心声仿佛有人能听到似的,低沉的催促从身后传来,夹杂着有些粗重的呼吸,金信边说边将大衣挂在门后的衣架,踱步过来时身上还挂着寒气,或许刚才上楼梯的时候多跑了几步。
池恩倬被坏了好事,遗憾又心虚的撇着小嘴嘁了一声,跑出门时险些撞到刚站定在门口的德华,仓促的相互点头问候过后,又像只野兔一样没影了。
王黎如同大赦,他维持着垂眼的样子轻叹口气,纤长弯翘的睫毛随之颤动,窗外的雪后阳光投射在他的耳畔和手腕,衬得他温润了些许,无意的美好恰好被金信尽收眼底。

“干嘛盯着我。”
王黎不知何时抬起头并发现了金信的异样,警惕又疑惑的看着他,用那双荧亮的、总是湿漉漉的桃花眼,显然忘记了刚刚是谁替他解围。
金信像个偷东西被抓的小贼,心虚移开视线,噼里啪啦的在桌上随便捧起本精装书,又怕被对方嘲笑到什么,瞪着眼睛再次看过去。
“看你?好像你有什么可看的一样,我是在,看你手底下的那张东西。是什么,为什么我没有。”
他抬着下颌,借由站姿俯视过去,做出自负又毫不在意的架势。

笨拙的掩饰大概只骗得过这个迟钝的家伙,与他拥有的多情眼眸完全相反,王黎的情感仿佛有所缺失般的愚钝。他果然信以为真,为莫名被盯着又莫名被嫌弃感到些许的委屈,不服气的报以更加嫌弃的白眼,将手中的文件塞过去,算是打发对方闭嘴。

“德华,定宗王尧王陵出土的古卷翻文注释做完了吗,拿来。”金信轻咳一声接过那张填写了一半的表格,毫无预兆的将另一只手伸向德华,随意做出索要的手势。
柳德华显然是被金信差遣大半天,不仅要连滚带爬的跟着跑腿,这会儿更是在旁边当了十多分钟雕像,正在替两个当局者迷的情感笨蛋日常式无奈。
“吓我一跳。导师您该不是在说昨晚扔过来那一沓?不是…的吧?”
突然被点到名字,受惊的德华对听到的内容难以置信,回忆起昨天被扣押在金信家的客厅补论文时,对方甩在他面前的几十篇古文。德华小心翼翼的向金信确认着,毫不吝啬满口的敬语。
回应他的只有勾动的手指作为催促,金信连头都不稀罕抬一下,他的注意力集中在手中的纸上——今年的专家级学术论文征集报名表。

“你这种家伙为什么突然参加学术活动? 参与奖励是榨汁机还是酸奶机,知道了,是yopop*年卡吧!”

王黎的钢笔字刚劲却不粗犷,和他圆滑中略带潦草的毛笔字笔触截然不同,明显透着他的认真,金信的视线定格在还未写完的论题上。

“鬼怪?”
“怎么,到现在都不知道对桌兼同居者的研究方向吗。”王黎翻着研究生新交的论文,看都不看金信一眼。

“什么活动?鬼怪?扛棒槌的那个??” 刚刚还希望自己变透明的德华,又没记性的插起嘴。
“谁知道你真的在考究这个,现在看来你本人确实和它一样荒唐。”
“传说居然还有人想证实,要给‘鬼怪’申遗吗?”
“……”
王黎放下了笔,显然快对这个男人的顽劣多嘴失去耐心,他抿紧艳色的唇,沉默的,如同火山爆发前的宁静。金信却像是没所觉,舒服的靠在转椅上伸直了腿,眯眼得意的像个笑面虎。
“到底什么鬼怪?为什么??导师和末间老师为什么只有两个人在说啊?”德华依旧没眼力劲的凑到两人桌前,好奇心更加强烈,愈发大声的询问还是没有得到任何解答,两个英俊的教授甚至当他做不存在一样。
“有人应该没在怕鬼怪被证明存在,砍了他多年的心血?”
王黎的调侃染着特有的鼻音,幼稚的得寸进尺终于激起了他的反击,他挑起唇角露出一个冷漠的带着嘲意的笑,双臂交叉在胸前,揶揄的目光投向金信,对彼此的熟悉让他同样可以在激怒对方这件事上游刃有余。

露骨的讽刺明显奏效,金信放肆的笑容僵住了,陷在软椅中的身体也紧绷着坐直,那双让他显得稳重含蓄的下垂眼此时瞪的老大。天道好轮回,现在该这个刚眉飞色舞嘚瑟过的人咬牙切齿。

“…呀!我的考究成果怎么可能被这种小儿科能撼动……用儿童画挑战编年史,你很有勇气啊!”金信挥舞着手臂,伸着手指乱点一通,像个对晚餐挑挑剔剔的熊孩子,底气明显不足。王黎嫌弃的白了他一眼,夺过那张可怜的纸,有一瞬间甚至想起身离开。
“到底什么啊导师?你研究了什么才能和抗棒槌的鬼怪冲突??” 年轻的研究生快急哭了。

“德华啊。”刚炸过毛的金信竟然嗓音低沉。“刚才起就没在用敬语吧,数年随吾修习,竟不知吾以何为师为长??”
“所以说我又不是抄导师的论文才…您为什么又这样说话?”柳德华苦着脸,还不忘吐槽那位想转移话题的师长。

“阿西…臭小子还好意思提,居然敢抄这家伙的文献交给我,他写的都是什么你也敢…”他随手指了指对面的人,拎起桌上的厚课本,作势要给滑头的世侄一点教训,已经二十好几的青年也好似兔子附体,捂着脑袋飞快的跑出门去。


“你,刚才说我写的文章是什么?”

张望着门口的金信背后一凉,感觉屋子里的温度都降了不少。王黎冷着脸,少染笑意的唇角明显有向下的弧度。金信发觉失言,目光躲闪着不肯直面怪罪者,支支吾吾缩在一处,错过了故作生气的人看他如此窘态,转过头时咬着下唇也忍不住上翘的红唇和眯起的眼。

也就那么几秒,王黎又成了冷淡闷骚的阴间使者模式,他拿起挂在身后墙上的外衣,以及那顶被金信嘲笑无数次的帽子,瞪了冤家一眼踱出了办公室。
金信只觉得王黎向来水汪汪的眼比平时更加湿润,后知后觉的才想起来憋了半天的事,冲到门口探出身子,对着廊间的黑色背影大喊:

“休想贬我的文章!这破征集我参加定了!!”








tbc





*:美国连锁酸奶冰淇淋店,不知道韩国有没有。


第一章为铺垫背景,可能三四章完结,懒人手机随机码字,三个月一更的坑,不喜勿喷。
文中是作为同办公室兼同居人的两位大学教授的au,因为两人的研究方向相克而成为亦敌亦友的冤家,感情方面迟钝别扭的对相互的日久生情不自知,旁人却看的一清二楚。金信在论述和证明鬼怪不存在,执着于调查史料未记载的无名君主和无名上将军被奸臣陷害的王超内幕;王黎致力于证明鬼怪的存在以及他的存在形式,看似极为现实主义的人才深陷此道,由于极高的能力,数篇文章后让很多教授学者们重视起这个观点。

就是想看两人在冥冥中互相维护,但在文中并不存在鬼神,
二者也与君臣二人毫无关联,如果非要觉得有关联,就请当做是前世今生吧。


人设请点头像,未打tag,建议先阅读第一章再看设定,此食用方式最佳。

谢谢





















评论(16)

热度(68)

  1. 捡肥皂要选择不伤受的( '-' 三 '-' )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