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三 '-' )

【羽古】 拉扯3 (abo设)

如果与原著或实际情况有出入,就随他去吧…








古美门视角2








真正清楚羽生想法是在前不久,在我第五次抱着看热闹的心态企图忽悠正抓乱头发的黛陪羽生单独走回去的时候,怎么笑都不累的迷人精落下了嘴角。他礼貌并且看似诚恳的打发走了笨脑筋的蝌蚪后,转过来看我的眼神有些复杂,夹杂着恼怒和无奈。我依旧背手扬着下颌,就算猜想或许他是被我拿他们取乐的态度激怒,或者怕随意的撮合打草惊蛇,这都不足以让我感到一丝愧疚甚至道歉。

有力的竖起食指伸向悠闲王子的脸,我用忍着笑似的语气调侃,时不时将手指在他没了笑容的脸上连续的戳弄,直到我完美的结束对他所谓的批评教育,羽生都没有给出丝毫反应,眼睛向下看着。没有好像虚心接受般是是的回答,也没有客套的笑着委婉反驳,羽生只是抬起一只手撑在我身后的石柱上,靠近了些许的身形让我被笼罩在阴影中。下一秒我就感受到了压力,生理上的压制,不是那么沉重的压迫,如果要形容起来,感觉像被人有力又不至失礼的按住了双肩,就算这样也使我有些脱力的靠在柱上。咖啡加酒,这么夜店的气息,和这迷人精看似优雅的德行挺配。情况有点尴尬,幸好已经处在开庭的时段,正门前就像开了学的小学校门,几乎不会有人再进出 。

后辈这样的冒犯我当然会感到不悦,撇着嘴抻着脖子要瞪他,却看到这家伙一副憋着委屈的表情,拧着眉头勉强露出微笑,瞳中里满是失落,又仿佛抱有什么希望,还有我见过的波澜。原来如此。

“先生您都知道不是吗?”

没回答他的话,因为我真的不知道,但绝对不想被这个假惺惺说着输赢不重要的家伙觉得,我也有不那么机灵的时候。所以我推开他将我圈住的胳膊,背着双手快步的走下石梯,根本没有回头看他一眼的意思。我并不讨厌羽生,就像我不是真的很讨厌熏,他的感情我需要时间思考,绝对不会僵持在这种地方争论。隔着几米都能感觉到悠闲王子的失落,像没有网球玩的金毛,我停下脚步等着他跟上,过了好几秒他才明白过来,小跑着到我身后一步远的地方。为了掩饰我之前误解他的感情,只好在他胡想出各种自己被抛弃的情况前开口。

“咳…这么简单就被诈出来了羽生君,罗圈腿就算了你跟在我身边也一点长进都没有难道也是基因残缺的蝌蚪吗,应该把你扔进池塘里观察一周从青蛙卵到青蛙的变化并且图文并茂的记录,这样是不是能让你的脑子稍微清醒点!”





tbc

评论(3)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