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三 '-' )

【邵蓝】false hope



蓝博文看上去瘦瘦小小,眼角纹都只多不少的年纪,脸型面相,还总看着像个小孩儿,站在这样的高度让满脸横肉吃尽闲饭的元老们倍感不快。

郭铭像个黄鼠狼似的,摆着谱挑剔着面前的鱼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挤兑蓝博文,这让邵志朗极度不快。








邵志朗还做蓝博文老大的时候,被郭铭坑不是一次两次,可他拖着一大袋钱和瘸腿,看见躺在地上的蓝博文时,第一次对郭铭生出了愤恨。

嘣死了拼命一搏的洗浴男,扛起着身中数枪的人,邵志朗念叨着玩笑不要让蓝博文睡过去,动弹不得的重伤者却笑眯着眼,在他耳边虚着声回应。

“桑拿不行…不如去开房咯。”


混乱的无人管制区,安全和医院两个词都不存在,最后两人真的开了间房,奄奄一息的互相包扎伤口,体内抠出的子弹扔在染着大片血渍的床单上。

处理过伤口的蓝博文脸色更加苍白,失血过多正让他聪明的脑子供应不及,直着眼睛愣了许久,邵志朗便一瘸一拐的去打扫残局。

随后他被猛的撞倒趴在地上,紧绷着神经险些拔了枪,使出全力按倒他的蓝博文正拉扯着让他翻过身,正虚弱又比邵志朗小上一圈的身形,像他有了个胡闹的弟弟,正赖在他身上乱刨着。

邵志朗除了腿上一枪几乎没有大伤,脱力的蓝博文他不是推不开,又像在等待和期预一样,而对方也因为膝盖上的伤,半跪半依着起不来,或拍打,或半掐着他的脖子,口中老大老大的念叨着。

蓝博文深埋着头,邵志朗看不清他的表情,伸手到人脑后,像安抚受惊的困兽一样,抚过他的发尾,捏了捏带着汗水却发凉的后颈。

与之相反的稳健和热度,蓝博文因此战栗了一下,挺直了背,抬起头来是慌乱又忍耐着的神情。

随后温暖他的手掌力度猛然增大,将人按的向前俯了过来,邵志朗就撑起身,衔住了他紧闭的唇。

干涩的唇瓣相互摩擦,蓝博文少有的情绪鱼贯而出,惊愕的顺从,犹豫的抵抗,再到破罐破摔的回应。

邵志朗的口中满是烟味,蓝博文的唇间尽是血锈。

在两个人的伤口彻底被压裂前,邵志朗放开了接不上气的蓝博文。

搀着对方伤痕累累的身体,安静了很久。



蓝博文开始抽烟。

高兴了抽,烦闷了抽,更多是一个人站在窗前迷途的时候,想的慌了,更是有吸没吐。看见邵志朗犯瘾时,却紧管着他,近了,两人呼吸间的烟草气息又没淡过。


邵志朗酒喝的多了。

以前一杯一杯的啤酒,后来一杯一杯的烈酒,再后来一宿一宿的混沌。蓝博文奉陪时,又不紧不慢的晃着杯子,一口一口,还要看着蓝博文,喝慢点。








邵志朗从老大成了少爷,人多起来,蓝博文就走在前面。


“走那么前面,子弹来了没人挡。”

“我走前面,就是给弟兄们挡枪啊”

蓝爵笑起来倒没变,有时还会睁大眼睛看着,好像邵志朗会奖励他块糖。


“你那小个子,能替谁挡”

噎了一句,蓝博文笑着摇头,形同往日的拍了拍邵志朗的肩。








“呐,替你挡了”





FIN



标题是nick的歌,假的希望,和文内容可能不搭,不会起名,歌很好听,文就自娱了…

结尾是设想电影中少爷抓着阿蓝的手时,阿蓝呢喃的最后一句。



评论(13)

热度(53)